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章中心 > 縱論天下 > 網友雜談

好运来腾讯分分彩计划:生病、受虐、變態:為什么子女會殺死最親近的人?

2019-05-10 08:19:19  來源:果殼  作者:游識猷  
點擊:   評論: (查看)

腾讯分分彩号码统计 www.wzgdr.icu   4月21日,嫌疑人吳謝宇在重慶江北機場被捕。三年多前發生的“北大學子弒母案”再次被翻起。

  

  不是所有的家都是避風港 | pixabay

  弒親案打破了人們對家庭的美好想象,因而往往備受關注。“父慈子孝,尊老愛幼,家庭是安全的避風港,即使偶有矛盾,也能恢復到相親相愛”——這樣的圖景,在弒親案里完全不存在。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?怎么會有孩子要殺掉自己的父母?有沒有辦法減少類似悲劇的發生呢?

  數十年來的犯罪學和心理學研究,從大量弒親案中,確實總結出了一些規律。有些弒親案是出于無奈,有些出于疾病,有些出于冷酷的算計。弒親案絕不是天降意外,兇案發生前往往已有征兆。

  生父與兒子:最常見的受害人與兇手

  弒親案既是普遍的,又是偶發的。

  普遍,是指從古自今,從東到西,各種文化各種族群里,都發生過弒親案。曾經為100多個弒親案兇手做過心理評估的犯罪學家凱瑟琳·海德(Kathleen Heide)說,“唯一沒有發生弒親案的大陸是南極洲。主要是因為南極洲上沒有長居的人類。”

  偶發,是指弒親案少見,大部分人身邊從沒發生過。兇殺案發生的頻率本來就不高,全球大概在每十萬人里6人左右。而弒親案僅占兇殺案里的大概2~4%,屬于絕對的小概率事件。

  

  弒親案不是意外 | pixabay

  弒親案的受害人里,數量最多的是生父,其次是生母,第三位是繼父,第四位是繼母。雖然繼父繼母與兒女的沖突可能更大,但生父生母畢竟人口基數更大,因此更可能出現極端沖突。在1976~2007年間美國發生的8117起弒親案里,生父占了45.2%,生母占了36.3%,繼父16.7%,繼母只有1.9%。

  弒親案的兇手里,兒子大大多過女兒,兒子大概占85%,女兒僅占15%。另外,兒子常常單獨作案,而女兒更傾向于找同謀一起作案。

  

  生父和兒子,分別是弒親案中最多的受害人和兇手 | pixabay

  從兇手的年齡來說,成年人多過未成年人。海德統計過弒親案里的7860個兇手,最多的是成年男性占69.1%,其次是未成年男性占16.1%,再其次是成年女性占11%,最后是未成年女性占3.8%。也就是說,孩子養到成年了,并不意味著父母就能輕松,假如家庭的相處模式不健康的話,父母反而可能要面臨來自孩子的反噬。

  兇手分三類:

  生病、受虐、變態

  海德將弒親案兇手主要分為三類:第一類,嚴重精神疾病患者。第二類,曾被嚴重虐待者。第三類,自私危險的反社會人格。

  下面,我們將總結三類兇手的特征。請不要因此恐慌,弒親案本身非常少見,正視問題、解決問題更加重要。

  

  生病、受虐、變態是弒親案背后的三大主因 | pixabay

  01

  由于嚴重精神疾病而殺人的弒親案,有如下特點:

 ?、?父母的死亡和精神疾病直接相關。有的兇手可能出現幻覺,認為受神靈指示;有的兇手有受迫害妄想,以為受到父母的嚴重傷害;有的兇手得了卡普格拉綜合癥(Capgras syndrome),認為自己真正的家人已經被替換成了外表相同的替身。

 ?、?在弒親案發生前,兇手就已經被診斷出精神疾病,如偏狂型精神分裂癥、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礙等等。兇手還可能為此入院治療過,周圍人之前就曾注意到兇手的行為怪異,或者知道他的病史。兇案往往發生在兇手停藥時。

 ?、?如果有多名家庭成員被殺害、手段極端暴力、用的武器怪異,這些情況下,兇手很可能是患有精神疾病。

 ?、?有些兇手因酒精或毒品而進入短暫的精神失常狀態,這些人可能有抑郁癥病史。

 ?、?有些兇手有大腦明顯異常,比如精神分裂癥患者常有杏仁核異常,暴力沖動的患者常有前額葉皮質功能障礙,無法控制沖動。

 ?、?有時受害者年紀極大(如超過75歲),患有無法治愈且身心痛苦的絕癥(如阿爾茨海默病等),兇手可能是極端疲累、顯著抑郁的子女,往往采用較無痛的手段(如一氧化碳)。在這種違法的“安樂死”弒親案里,兇手有時也被認為受到精神疾病或情感障礙的影響。

 ?、?在弒親案發生后,兇手可能試圖自殺。

  

640.webp-(22).jpg

  弒親案兇手可能試圖自殺 | pixabay

  02

  曾被嚴重虐待、為了結束虐待而殺人的弒親案,有如下特點:

 ?、?兇手是出于恐懼或絕望而殺人,為了?;ぷ約夯蟣鶉碩比?,案發前有很長的被家暴被虐待史。

 ?、?被殺的父母往往是酗酒者或虐待者。虐待包括身體虐待、情感虐待、性虐待、忽視等。

  

  受虐子女可能為了?;ぷ約夯蛩訴鼻?| pixabay

  情感虐待主要是指,語言暴力、不恰當的懲罰等。辱罵在弒親案里很常見。恰當的懲罰應該和孩子的行為惡劣程度成比例,而不恰當的懲罰則是不成比例、難以預料的,比如因為偷看電視就暴打孩子。這些手段都會造成孩子的情感障礙或精神傷害。

  性虐待除了明顯的強暴外,還包括給孩子看色情內容,進行有性意味的挑逗等等,這些行為都會令孩子感到羞恥和驚恐。

  忽視主要是指,不給兒童提供安全的住所、食物、監管、醫療和教育,孩子需要家長的協助才能健康成長,“不作為”同樣是一種虐待。

  目睹家里其他人被身體虐待,也是一種虐待,例如孩子看到母親被父親毆打,會一邊擔憂母親,一邊害怕輪到自己。

 ?、壅庵智榭隼?,兇手往往是未成年人。

  成年人不太會因為受虐待而弒親,因為成年人已經有了謀生能力,可以遠離虐待狂父母而獨立生存。相比之下,未成年人的選擇要少得多。他們的大腦認知發展還不夠成熟,很難想到不同的行為方式、權衡不同的策略,經濟來源貧乏,文憑還沒有讀出來,工作技能也有限,要靠自己生存很難。

  當遭受虐待的未成年人覺得自己沒有出口、無助,而家庭環境又越來越無法忍受,他們可能會絕望地認為,除了殺人別無他路。

  

  遭受虐待的未成年人比成年人出路更少 | pixabay

 ?、?兇手在外表現較好,可能比較孤獨,但沒有其他犯罪史。單純被虐待不會造成反社會人格,盡管他們可能會采用一些反社會的方式,來作為?;ぷ約旱男睦矸烙侄?。

 ?、?nbsp;兇手經?;加?strong>抑郁癥,或創傷后應激障礙(PTSD)。他們往往處于高度警覺狀態,容易受到驚嚇,很難控制情緒,很難信任他人。在他們的成長過程里,并沒有值得信賴依靠的大人出現。

  負責自控和決策功能的前額葉皮質,大概到25歲左右才會完全發育好。而被虐待會阻礙大腦的發展,使得受虐的青少年很難調節自己的強烈情緒,也很難“三思而后行”?;褂懈鱟判穩菟塹囊窖跤?mdash;—“受虐兒童癥候群”(Battered child syndrome)。

 ?、?在弒親案發生前,兇手可能嘗試過離家出走或自殺(都是逃離家庭的努力)。在弒親案發生后,兇手短期內往往有解脫感和輕松感。

  

  被虐待將阻礙大腦發育 | pixabay

  03

  自私危險的反社會人格造成的弒親案,有如下特點:

 ?、?兇手殺人,是出于自私的目的,比如為了得到“早晚會由我繼承的”金錢、為了開家里的私家車、為了和父母反對的對象交往、為了得到更多的自由……于是在他們眼中,父母就成了阻礙他們的障礙,需要被去除。

  兇手可能是未成年人,也可能是成年人。

 ?、?nbsp;兇手往往有其他犯罪史,他們自戀,缺乏同情心,無法和別人建立深刻的情感聯系,毫無悔過或內疚心,不覺得自己要為造成的傷害負責任。假如兇手未成年,很可能被被診斷為品行障礙(conduct disorder);如果兇手已成年,則很可能被診斷為反社會人格(antisocial personality),甚至是精神變態(psychopathy)。

  

  反社會類型的兇手,可能有其他犯罪史 | pixabay

  精神病患者弒親時可能在失?;蚩衤抑?,而精神變態則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他們只是不在乎。對于自己給他人造成的傷害,他們沒有焦慮感或罪惡感,因此,精神變態看起來甚至可能是鎮定而平靜的。

 ?、?此前可能存在子女對家長的家庭暴力,而且逐漸升級。

  反社會的小孩往往從小就不服從家長,不斷挑釁,試探底線,無視家長的規定,按自己的心意行事。家長最開始可能疏于或無法約束子女。當家長試圖用更嚴的紀律來規范子女時,子女被激怒,并開始攻擊家長。

 ?、?弒親案發生后,兇手往往去尋歡作樂。

  

640.webp-(17).jpg

  子女對家長的暴力同樣存在 | pixabay

  特別年幼的兒童弒親,比較可能是精神失常。青少年弒親,更可能是因為被虐待或是反社會人格。成年人弒親,更可能是因為精神失?;蚴欠瓷緇?。

  三類兇手里,嚴重精神病患者需要治療并持續服藥;嚴重受虐的未成年人最可能回歸社會后做個好人;而冷酷的反社會人格,是最難“悔改變好”的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具體案例有時很難歸類。某個兇手到底是被虐待的可憐孩子,還是自私的精神變態,并不那么容易分清,需要心理專家進行具體評估。

  我們能夠減少弒親的發生嗎?

  雖然弒親案的比例極低,僅占兇殺案里的2~4%,但我們仍有必要去減少它的發生。弒親案的起因各不相同,方法自然也要隨之變化。

  1.減少反社會人格造成的弒親案,可能是最難的。

  社會需要注意到,存在一種“孩子對父母的家庭暴力”(Violence against parents)。先正視這種虐待的存在,這樣的父母才能得到社會的支持。

  2.減少精神疾病導致的弒親案,要注意警兆,并及時求助醫療機構。

  

  弒親案的預防要根據起因 | pixabay

  加拿大精神病學家費德里克·米洛德(Federic Millaud)認為,以下情況要特別警惕:個人或家庭里有精神病史、家庭暴力史;精神病患者停止服藥,或者進行飲酒吸毒等高風險行為;精神病患者被社會排斥,也被親友圈驅逐時。

  匹茲堡大學教授克里斯蒂娜·紐希爾( Christina Newhill )建議,這樣的高危家庭父母可以找心理咨詢師學習如何與病人對話,以減少“敵意對話”,為病人營造一個更少負面刺激的環境。

  

640.webp-(15).jpg

  關注精神疾病及風險情況 | pixabay

  司法心理學家杰拉爾德·庫克(Gerald Cooke)認為,以下狀況會升高成年人弒親的風險:男性、與父母同住或住得很近、失業或啃老、沒有親密伴侶、缺少社會聯系。

  假如子女的精神病惡化,家庭沖突增加,出現與父母相關的妄想或幻覺,近期試圖逃跑或使用暴力,試圖傷害或威脅要傷害父母……出現這些危險信號時,請精神病醫生介入,尤其是及時讓子女住院治療,就能減少許多悲劇。

  3.最應該也最可能被避免的,是家庭虐待導致的弒親案。

  海德總結過“讓青少年更容易殺死父母的五大因素”——

 ?、?青少年在缺乏溫暖或有其他嚴重問題的家庭里長大。

  這樣的家庭會給孩子極大壓力,孩子們不相信大人,遇到困難不會和大人求助,也不懂得如何理解自己的感受和情緒。

 ?、?家庭內的暴力或虐待已經持續多年。

 ?、?情況越來越惡化,暴力事件增加,暴力手段升級。

 ?、?隨著時間推移,家庭內持續的動蕩和壓力給青少年造成的負面影響越來越大。

 ?、?青少年有機會接觸到槍支。

  持續多年的、逐漸惡化的家庭暴力虐待,是弒親案的強大催化劑。減少弒親,從減少對孩子的家暴開始。學校、社區,發現有孩子可能受虐,要及時向警方舉報。遇到暴力伴侶的人,要努力把孩子帶離那個“有毒的環境”。

  離開那個糟糕的環境,接受心理醫生的評估和治療,很多孩子就不會被逼到用極端暴力來自保。

  

640.webp-(14).jpg

  受虐子女如受到幫助,將降低采取極端暴力自保的可能 | pixabay

  比起事后的譴責站隊,了解弒親案成因更大的意義是:在尚可挽回時,通過盡可能多的理解、幫助和其他有效措施,減少悲劇的發生。

  逝去的寶貴生命無法再重來,而對于兇手而言,人生軌跡也會急轉直下。未成年犯罪者從此再沒有回到學校,而在監牢里“學”到了各種犯罪技能。精神病人失去了往往最在乎他們、最有可能幫助他們的家人,可能一輩子再也無法離開精神病院,也可能流離失所而早早夭亡……

  每減少一起這樣的弒親案,拯救的是不止一段人生。

  作者:游識猷

  編輯:Mo

  參考文獻

  [1]Ahn, B. H., Choi, S. S., Ahn, S. H., Ha, T. H., Kim, S. B., Kwon, K. H., & Kim, J. H. (2008). Clinical features of parricide in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. Journal of Korean Neuropsychiatric Association, 47(4), 334-340.

  [2] Boots, D. P., & Heide, K. M. (2006). Parricides in the media: A content analysis of available reports across cultures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ffender Therapy and Comparative Criminology, 50, 418–445.

  [3] Bourget, D., Gagné, P., & Labelle, M. E. (2007). Parricide: a comparative study of matricide versus patricide.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the Law Online, 35(3), 306-312.

  [4] Evans, T. M., McGovern-Kondik, M., & Peric, F. (2005). Juvenile parricide: A predictable offense? Journal of Forensic Psychology Practice, 5, 31-50.

  [5]Forth, A. E. (2005). Hare psychopathy checklist: Youth version. Mental health screening and assessment in juvenile justice, 9, 324-338

  [6]Forth, A. E., Kosson, D., & Hare, R. D. (2003). The psychopathy checklist: Youth version. Toronto, Ontario, Canada: Multi-Health Systems.

  [7]Hare, R. D. (1999). Without conscience: The disturbing world of the psychopaths among us. Guilford Press.

  [8]Hare, R. D., & Neumann, C. S. (2006). The PCL-R assessment of psychopathy. Handbook of psychopathy, 58-88.

  [9]Heide, K. M. (1989). Parricide: Incidence and issues. The Justice Professional, 4(1), 19–41.

  [10]Heide, K. M. (2012). Understanding parricide: When sons and daughters kill parents. Oxford University Press.

  [11]Heide, K. M., & Frei, A. (2010). Matricide: a critique of the literature. Trauma, Violence, & Abuse, 11(1), 3-17.

  [12]Heide, K. M., & McCurdy, J. (2010). Juvenile parricide offenders sentenced to death. Victims and Offenders, 5, 76-99.

  [13]Heide, K. M., & Solomon, E. P. (2006). Biology, childhood trauma, and murder: Rethinking justice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and psychiatry, 29(3), 220-233.

  [14]Holt, A. (2017). Parricide in England and Wales (1977–2012): An exploration of offenders, victims, incidents and outcomes. Criminology & Criminal Justice, 17(5), 568-587.

  [15]Lewis, M. E., Scott, D. C., Baranoski, M. V., Buchanan, J. A., & Griffith, E. E. (1998). Prototypes of intrafamily homicide and serious assault among insanity acquittees.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the Law Online, 26(1), 37-48.

  [16]Livaditis, M. D., Esagian, G. S., Kakoulidis, C. P., Samakouri, M. A., & Tzavaras, N. A. (2005). Matricide by person with bipolar disorder and dependent overcompliant personality.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, 50(3), 1-4.

  [17]Maher, J., & Fitz-Gibbon, K. (2018). Explainer: what is parricide and how common is it in Australia?https://theconversation.com/explainer-what-is-parricide-and-how-common-is-it-in-australia-100088

  [18]Melo, R., & Alves, J. C. (2015). Parricide and Psychopathology–a Review. European Psychiatry, 30, 759.

  [19]Menezes, S. B. (2010). Parricides by mentally disordered offenders in Zimbabwe. Medicine, Science and the Law, 50(3), 126-130.

  [20]Millaud, F., Auclair, N., & Meunier, D. (1996). Parricide and mental illness: a study of 12 cases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and Psychiatry, 19(2), 173-182.

  [21]Mones, P. (1994). Battered child syndrome: Understanding parricide. Trial, 30, 24-24.

  [22]Myers, W. C., & Vo, E. J. (2012). Adolescent parricide and psychopathy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ffender therapy and comparative criminology, 56(5), 715-729.

  [23]Newhill, C. E. (1991). Parricide. Journal of Family Violence, 6(4), 375-394.

  [24]Walsh, J. A., & Krienert, J. L. (2009). A Decade of Child-Initiated Family Violence: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Child—Parent Violence and Parricide Examining Offender, Victim, and Event Characteristics in a National Sample of Reported Incidents, 1995-2005.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, 24(9), 1450-1477.

  [25]Weisman, A. M., Ehrenclou, M. G., & Sharma, K. K. (2002). Double parricide: forensic analysis and psycholegal implications.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, 47(2), 313-317.

相關文章
腾讯奇趣分分彩计划软件 复式6码二中二多少组 手机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非凡炸金花要怎么下载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新时时倍投器 彩票娱乐手机投注 手机棋牌游戏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精准版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3个骰子赌大小怎么稳赢 牌九数学压庄公式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2019正规彩票app大合集 LG游戏平台